1. 有錢人這麼想
  2. 勵志故事
  3. 歷史文化

末代皇帝故地重遊,溥儀在崇禎上吊的煤山上說了句大實話,沈醉等人無語 / 1959年溥儀的公民生活:前清遺老來看望,依舊把他當皇帝

  • alphaP

  • 02-16

末代皇帝故地重遊,溥儀在崇禎上吊的煤山上說了句大實話,沈醉等人無語/ 1959年溥儀的公民生活:前清遺老來看望,依舊把他當皇帝

這段趣事發生在1959年,末代皇帝溥儀被特赦回京之後。

14861530174701.jpg

末代皇帝溥儀


話說溥儀剛回北京那陣兒,還沒有跟第五任夫人李淑賢結婚,作為單身漢的他,日常生活頗為閑散,於是在組織的幫助下,成為了一名文史專員,每逢節假日,經常與鄰居杜聿明、周振強、沈醉等人結伴去故宮遊玩,享受悠閑假日時光之餘,也頗有些故地重遊的感慨。


眾所周知,故宮是溥儀的老家,他小時候曾在這裡居住過十餘年,對各處風景名勝,自然是如數家珍。由於他擅長引經據典,於細節處往往能講出許多有趣故事,因此吸引了不少遊客的目光,許多人認為這位氣質獨特的中年男子的講解比導遊更為專業,以此便紛紛駐足圍觀。唯恐暴露身份的溥儀一見這種態勢,便趕緊拉著專心聽講的杜聿明等人快步離開了。

14861530185635.jpg

晚年溥儀與杜聿明將軍(右一)合影


事後,大夥兒打趣說,如果讓溥儀去故宮當專業講解員,故宮必定門庭若市,遊客數量隻怕要成倍增長了。

溥儀聽了訕笑,今時今日,被改造成社會主義公民的他隻想安安靜靜地過普通人的生活,然而即便是低調地去早點鋪吃個早點,他這個前朝皇帝也難免成為老百姓眼中的一道風景,更遑論拋頭露面當什麼職業講解員吶!

14861530184353.jpg

溥儀與親朋好友


有了這重顧慮,這幫文史愛好者便不再去故宮湊熱鬧,而改去景山公園散心了。

景山公園,也算得上是溥儀老家的景點之一。據他所述,這兒原本不叫景山,叫「煤山」,顧名思義,過去是故宮倒煤渣的地方。山上有棵很有年頭的歪脖子老樹,明朝崇禎皇帝就是在這棵樹下一蹬腿歸了天,結束了大明王朝兩百多年的基業。

14861530188703.jpg

景山公園


溥儀若有所思地圍著這棵老樹轉了幾圈,口中雖無唏噓,額頭卻冒出了冷汗,想必他也明白,此處是弔死末代皇帝的地方,甚為忌諱。然而畢竟滄海桑田,人事已非,朋友之間的交談也就無所顧忌了。


隨著溥儀講解的深入,同行的沈醉忽然問了他一個相當犀利的問題「同為末代皇帝,站在這裡,你有什麼感想?」

1486153019991.jpg

末代皇帝


剛剛還在滔滔不絕地講述歷代末世君主的溥儀一聽這話頓時語塞,面色陰鬱的他很快聯想到了自己當年被趕出紫禁城的往事。


然而片刻之後,吸了口煙的溥儀漸漸緩過神來,表情忽然又開朗起來。他摸了摸頭,坦然道:「歷史上的末代皇帝,大都下場悲慘,而我卻獨獨是個例外。我這個末代皇帝能得到這樣一個好下場,還真是值得慶幸啊!」

一席話說得在場的杜聿明、沈醉等人哈哈大笑,一行人遂在愉快的氣氛中繼續郊遊。

==============

1959年溥儀的公民生活:前清遺老來看望,依舊把他當皇帝

1959年,被特赦後的溥儀重獲自由,回到北京,住在前井衚衕的五妹韞馨家,過上了平靜的公民生活。

14861534541026.jpg

青年溥儀與家人


這期間,五妹一家對他十分照顧,落上北京戶口的溥儀也在親人的關懷下漸漸忘卻了前半生遭受的各種苦難。然而隨著諸多親屬及過去與他有著種種瓜葛的人前來探望,新的苦惱又隨之而來。溥儀發現,儘管他的身份已是公民,然而在前清遺老中,有不少人依舊將他視為至高無上的皇帝,以至於見面請安磕頭這套繁文縟節時常令他感到尷尬。

據說收到溥儀回京的消息後,第一個到前井衚衕看望他的舊日隨侍是趙蔭茂,這位少年時代入宮伴駕的侍從跟在溥儀身邊足足有二十餘年,「主僕」感情,可謂十分深厚。

14861534544308.jpg

末代皇帝


在伺候溥儀那段日子裡,他曾深沐「皇恩」,得到過豐厚的賞賜,僅用溥儀的一筆賞錢就在北京蓋起了一棟氣派的小樓,從此便設龕供俸溥儀的照片,終生感念「皇上」恩德。

儘管日軍戰敗後,溥儀當了蘇軍的俘虜,趙蔭茂不得不離開「皇上」,然而他依舊憑藉著當年在禦膳房給「皇上」燒菜的手藝,當上了新中國某機關招待所的廚師,捧起了鐵飯碗。

分別多年後,「主僕」再度重逢,恍如隔世,淚眼婆娑的趙蔭茂一見溥儀便立刻俯身下拜,一面呼喚「皇上」,一面磕頭不止。

14861534546196.jpg

滿州皇帝時期的溥儀


溥儀見狀,立刻上前將他扶起來,頗為生氣地強調:「我已是公民,直呼姓名有何不可!」當天,溥儀留趙蔭茂在五妹家吃飯,昔日的主僕同桌用餐,海闊天空一番暢聊,臨別時,溥儀還特別囑咐他,下次見面時,要以「同誌」相稱。一對歷史上的主僕,就這樣成了「同誌」,不久之後,溥儀甚至還幫早年喪偶的趙蔭茂實現了再婚的願望。


1959年12月23日,溥儀遵照北京市民政局的安排,離開了五妹家,搬到東單附近蘇州衚衕南口崇內旅館,與杜聿明、王耀武、宋希濂和鄭庭笈等人比鄰而居,過上了以參觀學習為主要內容的集體生活。然而讓他始料未及的是,即便是低調地住在旅館民宿內,依然沒能擺脫前清遺老們的打擾。

14861534557563.jpg

建國後溥儀與五妹一家合影


一日,溥儀正在房間內休息,服務員忽然敲門進來,說有兩位老先生前來拜訪,隨即遞上手中的書信。溥儀一見信上的落款便大吃一驚,原來這是兩張向皇上「請安」的紅帖,恭恭敬敬的墨筆正楷字書寫在木紅紙上,一則落款赫然是「前清翰林院編修陳雲誥」,另一個則是「前清度支部主事孫忠亮」。清亡了整整四十八個年頭之後,連他這個「皇上」都接受了社會主義的改造,不想再當皇帝了,想不到這些前清遺臣至今還對那些前塵往事念念不忘,怎能不讓他失望痛苦至極!想到這裡,溥儀果斷地要求服務員替他擋了駕,拒絕了與兩位老者的見面。

14861534551603.jpg

晚年溥儀


在短短的時間裡,溥儀碰到了那麼多前來磕頭請安的人,不免悲觀。然而,周總理並不贊成他的認識,要求他坦然面對「社會死角」,在確保自己不受影響之餘,還應該勇敢地戰勝環境,幫助落後者加強思想認識。這些話被溥儀深深地牢記在心裡,久而久之,再遇到這類情況時,他的處理態度也顯得坦然而溫和得多了。

相關文章

  • 相關關鍵字: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