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有錢人這麼想
  2. 職場能量
  3. 職場法則

做大事需要手段,混日子才需要能力

  • alphago

  • 04-22
常聽有人說:我們都是普通人,沒本事沒能力,註定了不會有出息。 沒本事沒能力的人,一定就沒出息嗎? 那可未必——我們來看看《水滸傳》中的宋江吧! 宋江,史上實有其人。 但《水滸傳》,卻只是部文學作品。 然鵝,水滸中的宋江形象,與現實中成就事業的人,幾無差別。 有些年輕人,進入大企業,近距離觀察大老闆。舔舔嗅嗅,撚撚搓搓,就會驚訝的尖叫:我擦這位大老闆,原來也是個普通人,一身的爛毛病,甚至比普通人更為嚴重。 真的,成就事業之人,也和宋江一樣,都是具普遍缺陷的常人。諸如宋江,他最大的特點是膽小怕事,智商嚴重不靠譜,淚腺又超級發達。遇到點小事,就會一邊逃一邊嚎淘大哭。宋江怕死,怕挨揍,體制內呆得太久,遇到點稍微大點的官,就嚇得魂飛魄散。 宋江最大的特點,是沒本事。 梁山群雄,會打架的有,善掐人的有,登萍渡水的有,飛簷走壁的有。甚至連吹小號的,打架子鼓的,唱卡拉OK 的也不缺。 總之人人有一手。缺了本事,沒法兒在梁山上混。 唯獨宋江,不走尋常路。 但偏偏是他,成為梁山老大。梁山英雄,多數可以隨機替換,但缺了宋江,梁山就不再成其為梁山。 憑什麼? 做大事需要手段,混日子才需要能力。 這句話的前半句,說的就是宋江。 後半句,說的是除宋江之外的梁山諸人。 什麼叫手段呢? 宋江的兩件事,可以讓我們認知這個術語。 早期的宋江,儘管與江湖人物往來頻繁,但並沒有正式加盟。他寧肯以一個在押服刑犯人的身份,于江州監獄勞動改造,也不屑與梁山為伍。 他是個自重身份的犯人,不跟體制外的人一般見識。 但有一天,他不幸喝得有點多,醉倒潯陽樓,就寫了首西江月: 自幼曾攻經史 長成亦有權謀 恰似猛虎臥荒丘 潛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文雙頰 那堪配在江州 他年若得報冤仇 血染潯陽江口。 寫了這首西江月,才華還有得剩,於是宋江又添了四句詩: 心在山東身在吳 飄蓬江海謾嗟籲 他時若遂淩雲志 敢笑黃巢不丈夫 此詩一出,引發了江州官場大地震。 不能不震啊,這首西江月,還有這首怪詩。哪怕擱在現代文明社會,若非移民局登門,就是警察查水錶。皆因詩詞之中,透露出來的恐怖主義情結,忒嚴重鳥。 你看這句:他年若得報冤仇,血染潯陽江口——請問宋江同志,你有何冤?你入獄服刑,接受勞動改造,那是因為你殺死自己的女友,按刑律你該是死刑的。只因為你家賄賂有司,死刑變成保外就醫,你占了這麼大便宜,還說自己冤,你咋不上天呢? 再看這句:他時若遂淩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宋江題詩的北宋年間,民間猶自殘存著對唐末黃巢起事的驚恐。傳說黃巢乃天殺星下凡,於虎狼穀殺人無算。宋江竟視黃巢為無物,透露出他兇殘的野心。 沒錯,是野心! 大好河山做戰場,男兒立志走他鄉。萬裡風雲皆在手,從此後世說宋江——宋江這個人,雖然本事沒有能力差差,但他是個內心狂野之人。 相比屁本事也沒有的宋江,梁山群雄的志向,弱爆了。 梁山英雄,每當說起生平志向,無不是兩眼閃閃發亮,脫口沖出這句:大碗喝酒大塊吃肉萌萌噠……天呐,不過是一張小飯桌,就把梁山群雄,局限住了。 這就是宋江與手下人的,第一個區別。 宋江是內心狂野,有遠大志向。 而群雄,不過是些典型的手藝男。之所以練出過人的本事,只為了找個位置,混口安生飯吃。  再來看宋江的第二件事: 宋江潯陽樓上題反詩,這相當於現代社會公開發表恐怖言論,肯定是要承擔刑事責任的。 於是,曾受過宋江資助的梁山首腦晁蓋,率大小頭領下山,血染潯陽江口,殺戮無算,把宋江搶到了梁山上。 宋江說:當時我是拒絕的,但是咣嘰一聲,我不留在梁山已經不行了。 ——可是,自打宋江上了梁山之後,晁蓋就感覺到不對勁了。 宋江的勢力,迅速膨脹,瞬間對晁蓋軍政集團,形成輾壓之勢。 晁蓋說:宋江欺負我,伐開心。 接下來,在一個伸腳不見五趾的黑夜,晁蓋被不明之人,一箭命中面門。 雖然箭簇上刻著兇手史文恭的名字,但,晁蓋根本不信這個。所以他臨死之前,給宋江挖了個坑。 死前,晁蓋笑曰:小宋啊,那啥,你是不是餓得慌,大哥給你煮麵湯……不是,你是不是著急做這個山寨之主啊? 哈哈哈,你做夢去吧! 現在我宣佈:擒得史文恭者,方可為山寨之主。 宋江去死! 哎呀媽……當時宋江就驚到了,你看老晁你這事弄的,明明知道人家屁本事也沒有,我這樣的十個八個,還不夠史文恭一隻手打的。你卻故意……唉,老晁,你既然這樣戲弄我,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叫驚天手段。  晁蓋遺命,構成了宋江繼承梁山政治法統的最大危機。 明擺著,晁蓋憎恨宋江。所以故意的,把宋江排除在繼任者之外。 ——此時,所有的眼睛,都幸災樂禍的看著宋江。 你沒戲了,接下來還怎麼玩? 哈哈哈,宋江仰天長笑:諸位,你們眼前的我,陷入死局之中,對不對? 那恰恰印證了,你們的見識太不足! 你們的心,只能擱下一張喝酒吃肉的小飯桌。所以一點點小事,在你們眼裡就成了死局。所以你們縱然修練成過人本事,卻越走路越窄,最後走到梁山這裡,連個營業執照都沒有,抱團取暖,非法存活。 而我宋江,不好意稀,我的心,容納的是萬裡河山,遼闊疆場。容納的是馳騁歲月,青史留芳。相比於我心中的格局,晃蓋給我擺下的小小死結,輕鬆一個屁,就能嘣開。 解開晁蓋遺命死扣,宋江舉重若輕。 ——他只是,從山下逮來個玉麒麟盧俊義。 ——然後再安排,讓盧俊義逮住史文恭。 那麼按晁蓋遺命,理應奉盧俊義為山寨之主。 可是盧俊義剛往第一把虎皮交椅方向,挪了下腳趾,梁山群雄全都炸了: 這人誰呀,哪來的臨時工?辦了入職手續沒有?試用期通過沒有?剛幹一點點工作,就這麼愛出風頭?你當自己是官二代呀? 當時把個盧俊義嚇慘了,趴在宋江腳下,哭成淚人:宋大哥,別玩我,要不你一刀捅了我算球。這滿山寨都是你的馬仔,卻忽悠說讓我這個臨時務工人員,做山寨之主,我再傻也不敢鑽你這個套呀。 你看這事弄的……宋江無奈:那沒辦法了,晁蓋的遺命,不是咱們不執行啊,是大夥都不同意,對吧? 晁蓋以自己的生命,替宋江擺佈的死結,被宋江輕易化解。 宋江眼中,沒有死局。 任何問題,他都能夠以手段化解。 這就是他,和梁山群雄的第二個區別。 為什麼宋江面臨任何問題,都有手段開解,而梁山群雄空有一身的本事,卻是越走路越窄呢? 就是前述這兩個差別: 格局,與氣魄而已。 群雄本事雖大,可是他們的心太小。說過了,他們的心,最多只能塞進張小飯桌。 而宋江,卻視萬裡河山,為掌中之物。所以他遇到問題之時,不是如群雄般只能在飯桌上挑挑選選,而是以天下為自己的資源。他什麼本事也沒有,只有一顆狂野不羈的心。 而所謂的難題死結,無非不過是在現有資源之下的概念,而當你的心,如宋江一樣打開,哪怕你仍然是窩囊無比,仍然是膽小如鼠,但你會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資源,會找到別人想不到的方法。 大格局視野無限,小心眼鼠目寸光。 宋江沒有什麼好惡之感,皇帝的女票李師師也好,奸臣高俅也罷,該睡就睡,說跪就跪。 他的道德觀念,與梁山群雄完全不同。在他眼中,道德從來不是固化的,而是謀大事的手段!他可以和群雄一道喝酒罵娘,也可以和李師師吟詩做賦。 他的目標太大,別人所顧慮的一切,在他眼中一錢不值。他因而成為一個有血有肉的英雄,世人閱讀他,體會到一種生命活力,卻又感覺疑慮重重。 僅僅是因為,宋江是人類社會成就事業者的投影,他引領著我們,讓我們此前堅信的一切,土崩瓦解。 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宋江。 因為他不是一個完美的英雄。 如魯迅所言,完美的英雄,根本不存在。這世上只有完美的蒼蠅! 不要在意自己的普通平凡,不要為自己的能力不足而介懷。梁山群雄,哪個不比宋江本事大?可是他們心胸有限,格局不足,空懷一身本事,最多只是個技術宅。 這世上盡多有本事的人,但如果自我設限,就會感受到處處不如意,動轍碰到無解的難題,讓你苦悶悒鬱,無以復加。 魏晉年間,阮籍登廣武山,觀昔年楚漢戰場。長哭曰:世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他這話還真說對了,這世間哪來的什麼英雄?都是七長八短的普通人。 普通人註定了普通的命運。然鵝,跳出命運,才是命運賦予我們的真正意義。象劉邦那樣的無賴,象劉備那樣的鼻涕蟲,象宋江這樣的膽小鬼,一旦他們敢於挑戰自我命運,賦予自己一顆狂野之心。 用此前不敢想像的人生目標,把你的心,從不過容納一張小飯桌的寬度,強力撐開。這時候再看這個世界,此前那些無解的死局,忽然間豁然開朗。 不是我們變聰明瞭,而是心中的大格局大視野,讓我們獲得了資源意識,認知到所有的人生難題,不過是我們心靈閉鎖時的自我禁制。從此不惑於心,不亂於情,為勇者無懼,為智者無慮,讓自己成為幫助更多人的人。 許多普通人做到了,我們憑什麼不可以?

相關文章

  • 相關關鍵字: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