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有錢人這麼想
  2. 勵志故事
  3. 心靈成長

她是首富夫人,丈夫入獄後挑起一個千億帝國,從巨虧8億做到收入640億,但她卻說:我只想做個好妻子...

  • alphago

  • 04-22
這是一個典型的“美人救英雄”的故事,從劇情上看,你能想到的所有戲劇性情節這裡都有,猶如一出精心打造的好萊塢大片!首先,是如日中天的老闆突然身陷囹圄,看似忠誠的繼任者開始“反水”,企業陷入了《甄嬛傳》般的後宮爭鬥,一心只想相夫教子的女主人被迫出山捍衛丈夫的心血。各方勢力欣喜若狂,打算借機渾水摸魚,沒想到看似人畜無害的“小綿羊”卻手段非凡,合縱連橫,先是趕走反水者,接著安撫支持者,在穩固位置之後,用了2年時間,就把公司從虧損8億到盈利12億!這樣的劇情,不是好萊塢大片,而是真正存在的商界傳奇!而這個了不起的女人,正是黃光裕的妻子,國美電器戰略決策委員會主席、國美控股集團CEO杜鵑! 以前,她被稱為“黃太太”,而現在,她是帶領國美走向全新時代的“杜老闆”,但她心裡永遠只有在獄中的老公: “等老公出來時,要給他一個更好的國美!” 杜鵑,1972年生於北京,是一個地道的北京姑娘,1993年從北京科技大學畢業後,就在中國銀行擔任放款專員,並因此認識了黃光裕。1996年她和黃光裕結婚,後來加入國美,與丈夫一起經營國美。 雖說杜鵑加入了國美,而且負責的是投資、收購、兼併等業務,但她並不喜歡當企業家,“我不想做企業家,千萬別說我想做企業家,別給我定成企業家”。 在她看來,做企業家實在太累了, 她最大的心願,還是做一個相夫教子的好妻子, “給孩子做做飯,帶他們滑滑雪”。 因此,一直到2010年,杜鵑都是站在黃光裕的後面,為人十分低調。網絡上關於她的報道非常少,流傳出來僅有的幾張照片,都還是杜鵑和一對子女圍繞在黃光裕身旁,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樣子。 但杜鵑相夫教子的願望,卻隨著丈夫的入獄而煙消雲散。2008年11月17日夜間,國美電器董事局主席黃光裕在北京被警方帶走;2010年8月底,黃光裕三罪並罰被判14年徒刑,杜鵑雖然也因“內幕交易罪”被起訴,卻被改判緩刑並當庭釋放。 杜鵑在母親的陪同下離開法庭在此期間,接替黃光裕成為國美電 器董事會主席的陳曉,開始主導國美的 “去黃化” ,並且聯合貝恩資本,試圖稀釋黃光裕在國美的股權,並起訴黃光裕,不少當年和黃光裕一起闖蕩的高管都站在了陳曉一旁。在獄中,黃光裕奮起反擊,發函要求撤換多名高管,最後國美股權之爭以陳曉出局收場。作為黃光裕最信任的人,並且精通財務資本業務、同時在國美內部有著一定威望的杜鵑,開始接手國美。可以說,杜鵑接手國美,算是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經歷了“陳曉之變”, 內部管理層人心惶惶,特別是曾經站在陳曉一邊的高管,都不知道自己會有什麼下場。受此影響,國美的業績也大幅下滑,被死對頭蘇甯電器超越。2011年,蘇寧的淨利潤達48.21億,同比增長 20.16%, 而國美的利潤則下降了6.22%,只有18.4億元,僅僅相當於蘇寧的38% !不僅如此,在門店數量、單點盈利甚至電商發展上,國美都已經遠遠落在了蘇寧後頭。要知道, 國美如日中天的時候,一直都把蘇寧死死壓在下面,蘇寧還因此被調侃成“千年老二”,如今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蘇甯董事長張近東  重掌國美的杜鵑,並沒有多少時間去感傷,當時她面臨著 三大難題,這三大難題不解決,國美別說重新崛起,連活下去都是問題。 1、如何解決股權問題,讓國美繼續姓“黃”? 2、如何安撫管理層? 3、黃光裕入獄後,國美該如何發展?商業世界素來以殘酷著稱,再怎麼柔弱的女子,也要被磨礪成“鐵娘子”,杜鵑也別無選擇,只能用自己的全部智慧和毅力去解決這些棘手的問題。2011年6月30日,國美電器在香港召開了股東周年大會,在杜鵑與外方投資人的斡旋之下,董事會成員從13人重回11人, 其中有7人是公認的“保黃派”董事。除此之外,董事會還通過了兩條規定,一是董事會增發新股授權比例從過去占已發行股本20%降至5%,要知道,當年陳曉正是利用董事會增發新股來稀釋黃氏家族的股權;二是董事會獲得回購股票授權,回購比例不超過已發行股本的10%。這兩條規定的通過,讓作為國美大股東的黃光裕和杜鵑,從制度上不會再遭遇來自內部的突然逼宮。搞定了董事會,杜鵑就開始著手清理管理層。為了公司的穩定和業務的發展,杜鵑不可能把他們通通炒掉,因此她的選擇是: 一邊揮舞大棒,一邊給吃定心丸,既顯菩薩心腸,又用霹靂手段。一名匿名高管說,杜鵑直接告訴之前站隊陳曉的高管,他們的行為 “對企業是顛覆性的”;然後又送上定心丸,說這只是 “在大是大非面前迷茫”,過去的事情就算了, 重要的是看未來走向對總裁王俊洲的處理,就是最好的例子。王俊洲是國美內部成長起來的職業經理人,跟著黃光裕拼殺已久,但在黃光裕和陳曉的股權爭奪戰中選擇了沉默,杜鵑對王俊洲的做法表示理解,安慰說“如果你選擇跟陳曉對抗的話對國美是一個更大的傷害”,但杜又指出“如果你積極爭取,陳曉就不會有機會”。 王俊洲最後,王俊洲雖然保住了國美電器總裁的位置,但是卻丟掉了董事會裡的席位,另一位副總裁、執行董事魏秋立也得到了這樣的處理。在杜鵑的恩威並施下,對國美的整肅並沒有引起強烈的對抗,曾經倒向陳曉的管理重新穩定了下來,這一點對國美的發展至關重要。有匿名高管評價, “杜鵑最大的成績,就是運用高超的手腕,理順了國美內部的關係,保證了國美的平穩發展。”或許另一件事更能體現杜鵑對於國美管理層的掌控力: 國美在線五年五易CEO,但除了一位從外邊招聘的人員之外,被撤換的高管都沒有一走了之。另一位跟著黃光裕一起打天下的老臣子李俊濤,在杜鵑主政期間幾上幾下:2012年,李俊濤出任國美高級副總裁,但沒過多久就被“發配”去管配件,後來又調回來繼續委以重任,2015年,李俊濤被派去負責國美在線,由於業績不夠亮眼,2016年又被調離,負責智能家居板塊業務。但即便如此,李俊濤依然留在了國美,勤勤懇懇地輔助杜鵑。為此,杜鵑說得很清楚:“把高管從國美在線調離,其實是一個良性的激勵,與其讓他們在這個崗位上壓力山大,不如人盡其才,把他們放到一個更適合的位置,反而能實現更大的價值。”慢慢的,國美員工也適應了由杜鵑來執掌國美的日子,有員工直言:“頭兩年還盼望黃總出獄後像大救星一樣拯救國美,這兩年很多人就沒有這個想法了,現在一年盈利20多億,日子跟(最低谷)完全不一樣了。” 杜鵑身穿導購服在門店裡向顧客推銷產品 如果說前兩個問題,杜鵑還能用自己高超的手腕和圓滑的方式去解決,那麼第三個問題,那就靠實打實的做生意的本事,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完全沒辦法作假。 因此,之前從來沒有做過零售的杜鵑,必須用盡可能短的時間,讓自己變成一個黃光裕那樣的營銷高手。 為了儘快熟悉業務, 杜鵑經常到國美的門店轉悠。以前她也這麼做,不過只是走馬觀花,最多帶著孩子去買東西,順便感受一下國美,哪怕看出了哪裡有問題,她也閉口不談,實在忍不住了才告訴黃光裕,但也不會和下面的人說,“因為這是體制”。 但現在執掌國美, 每次去門店,就是為了挑問題。眼睛瞪得大大的,360度掃視,眼神淩厲到能讓員工直流冷汗。一旦挑出了問題,必須還得訓話:“你這個店哪裡哪裡有問題!”、“你這個冰箱太浪費電了,要改!” 除此之外,公司的很多業務杜鵑都要從頭學起,作為一個零售業新手,其中的困難不言而喻,但杜鵑從來沒有偷過懶,需要瞭解的她一定要瞭解,比如這個階段主抓電子商務,她就一定要把電子商務的問題刨根究底。 經過一年半的歷練,杜鵑對公司的各項事務如數家珍。 說到物流,杜鵑隨口一句對順豐的點評,就讓專家連稱“內行”;說起門店改造和電商市場,杜鵑更是侃侃而談,非常熟練。 但光瞭解業務還是不夠的,在商場上拼搏,最重要的是運籌帷幄 ,杜鵑就在2012年為自己的成長付了一筆學費。 當時互聯網大潮興起,包括老對手蘇甯在內的不少企業都向互聯網轉型,但國美對互聯網的態度卻過於謹慎,很快就被同行甩在後面, 結果2012年史無前例地虧損了8億元! 痛定思痛,杜鵑提出要 “創造冬天裡的春天”,為此,她把自己留了多年的長髮剪掉,換了一頭幹淨利落的短髮,這頭短髮甚至現在仍是杜鵑的標誌性造型。 既然在線上營銷吃了虧,杜鵑把目光瞄準了線下。2013年,國美提出了 “信”文化,優化門店,轉型全渠道零售商,結果在這一年就扭虧為盈。 2014年,國美實現銷售收入603.6億元,同比上升7.0%,淨利增長43.4%至12.8億元;2015年,國美實現銷售收入646.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7%,歸屬母公司淨利潤達到12.08億元,連續12個季度實現逆勢增長。 有妻如此,夫複何求?杜鵑是一個具有管理天分的奇女子,她經常說:國美的理念就是 商者無域、相融共生”。所謂‘商者無域’,就是 經商是沒有邊界的,如何能用自己的思維左右出擊,找到談判的點;所謂‘相融共生’,就是 要想取得生意上的持續成功,就必須融洽與整個價值鏈各方以及社會的關係”。 做女人不易,做一個職場女性更加不易 ,作為中國前首富黃光裕之妻、國美電器垂簾聽政的女一號,在老公身陷囹圄後,杜鵑能夠挺身而出,把“守業”和“開拓”兩大重擔挑起來,這本身就已經極具膽識。在她的帶領之下,國美穩紮穩打,一步一腳印地收復失地,先是改造供應鏈,接著向大數據轉型,把基礎打好,讓黃光裕在出獄之後,還有資本大展拳腳。更難得的是, 即便已經成為國美事實上的主心骨,杜鵑心裡也只有丈夫和家庭,現在的拼命,只不過是無奈之下的權宜,她的最大理想不是成為商界女強人,而是撫養、教育好三個子女 ,她多次強調,“等黃光裕重掌國美,我就能做一點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了”。 可以說,杜鵑真是好媳婦啊,為了保住男人的事業全力拼搏,而且心裡丈夫和家庭永遠排在第一位。黃光裕有妻如此,夫複何求?!

相關文章

  • 相關關鍵字: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