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有錢人這麼想
  2. 勵志故事
  3. 心靈成長

你的紋身裡藏著你的悲歡

  • alphago

  • 05-20

01

前幾天在朋友圈看到這樣一件有意思的事。

一個朋友發了一張男朋友的照片,他左臂上的紋身吸引到我們另一個共同好友的注意,於是她留言問那個紋身是什麼。看到她的問題,我也好奇地點開照片放大去看,那個紋身好像是一個有些變形的“羊”字,我故作聰明地想著,大概是因為朋友的男朋友屬羊的緣故吧。

幾分鐘後,朋友回復說,男朋友屬羊,所以當我第一次看到他左臂上的紋身,我自然而然地以為那個紋身代表著他的屬相,結果他卻告訴我那是代表人民幣的¥。

這條回復的後面還跟了三個捂臉的表情。暈倒,竟然把錢的符號紋在身上,這傢伙是有多愛財如命啊。於是我的好奇心繼續發酵,好想知道朋友的男朋友是在什麼時間,什麼狀況下紋的身,這個紋身是要告訴別人什麼,還是提醒自己什麼。不過直到現在,我的這麼多問題,還是沒問出口。

02

我的表哥在他高中時就紋過身,他在左側胸口紋了一個英文字母“L”。不過那個紋身被他的衣服蓋住了,即便是在夏天,表哥也從不光膀子,所以知道他紋身的人並不多。有一次,我和他去洗澡,赤誠相見的時候,我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他的紋身。我沖他起哄道,這是什麼情況,隱藏的挺深啊。表哥笑了笑,沒有回答我。那天從澡堂出來,準備各自回家的時候,表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跟我說,別跟別人說啊。我篤定地點點頭。

回家路上,我在心裡猜想著那個“L”的主人的樣子,以及她的是姓李還是姓劉。表哥能給把她的名字紋在身上,兩個人一定很相愛吧。

可是後來,表哥和那個女生還沒等畢業就分手了。分手那天晚上他叫我出來吃燒烤,我們在周圍一片吆五喝六的喧囂聲中默默地喝酒。可能是天氣太熱了,表哥突然脫掉了襯衫,隨手把它搭在肩上。他胸前的紋身一下子暴露在昏黃的燈光下,像一條擺著尾巴的蛇。表哥舉起一瓶新開的酒,沖我遞了過來,他面容有些呆滯,說話卻絲毫不含糊。

幹。他說。

03

我的大學同學小歡是個又瘦又矮的男生,那時候我身高已經一米八了,可他才一米六六。他不光是全班最矮的男生,在全校都排得上名次。我見過他的父母,身高體重都正常,不知道小歡為什麼是這個樣子。

因為自己身高的問題,小歡很自卑,也免不了周遭對他的冷眼和歧視。那會兒經常有一幫不務正業的男生欺負他,他們打籃球的時候命令小歡在旁邊看著,給他們撿球,如果不服從命令就讓他表演投籃,命中十次就可以放他走。我雖然看在眼裡,急在心上,卻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幫助小歡。

大學畢業後,有熱心的同學建了群,大家雖然各奔東西,但因為有這個群的存在,彼此聯絡還算方便。可是有一天我突然發現,群裡少了一個人,我翻遍了成員列表,驀地發現小歡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退群了。再一打聽,竟然沒有人知道他的手機號碼和任何其他聯絡方式。小歡就這樣在我們的視線裡消失了。

去年夏天我去武漢出差,在候機廳等飛機的時候我在座位上竟然睡著了,朦朦朧朧中聽見有人喊我名字,我一驚醒,原來是機場登機廣播催促我快速登機。我趕忙拿著行李和登機牌向登機口跑去。在登機口,除了面帶怒色的工作人員,我竟然見到了久違的小歡。他說他聽到廣播喊我的名字,因為我是複姓,重名的比較少,於是到登機口看看到底是不是我。我簡直不敢相信會在這裡見到他,可由於時間緊迫,我們來不及聊更多,匆忙握了個手,說有時間再聚。握手的時候,我驚訝地發現,小歡的手上竟然紋了一個張著大口目露凶光的虎頭。我看了看那個紋身,然後抬頭看看他,一時語塞不知道說什麼。在工作人員的催促下,我沖小歡擺了擺手,轉身離開。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來源:www.jianshu.com

04

我今年32歲,沒有紋過身。除掉心裡對於紋身根深蒂固的偏見,認為那就是就是不良少年的標籤,還是因為我的確不知道自己如果去紋身要紋什麼。我見過許多喜歡的圖案,可那種喜歡還沒達到要紋到身上的程度。我也愛過一些人,我們深愛過傷害過,那些愛情刻骨銘心,可還沒有讓我想把某一個人的名字刻在肌膚裡的衝動。一想到那個紋身的圖案或者名字要跟隨自己一輩子,要陪伴自己衰老,要面對詢問與猜測,我就忍不住心事重重。或許是自己太在意,以為紋身絕非只是一個簡單的行為。有些人想喝某一個牌子的冰紅茶,可在超市的貨架裡卻沒有,於是換了另一個牌子,心裡想著這個牌子也一樣喝。可我做不到這樣的隨意,隨便,甚至是任性。所以在我看來,紋身是一件既神聖又崇高的事情。小小的紋身裡藏著一個人的悲歡。

能把人民幣的符號刻在身上的人,說他愛財如命,應該是差不了的吧。如果是一種勵志,那倒情有可原。如果是一種崇拜,那就有些不可思議了。

像表哥那樣將女朋友的名字刻在身上的人肯定不在少數。熱戀時的深情往往最可怕,兩個人恨不得一夜到白頭。非要將對方名字刻在身上才甘心,好像只有這樣才足以表明自己對愛人的忠心。

幾年不見的小歡似乎還是當年模樣,可他手上的紋身著實令我驚訝一番。甚至那幾天我的腦海裡翻來覆去出現的都是那個霸氣的虎頭。我不知道小歡在夜裡看到自己手上的紋身會不會害怕,他要靠紋身標榜自己不是一個懦弱者,還是說他已經今日不同往日,的的確確成為了一個勇敢的人。過去在學校裡被欺負的那些時光,或許他自己都無法求證那一片陰影面積具體有多少個平方。大概是缺什麼才會想要裝飾什麼。如同炫富的人不一定真的有錢,秀恩愛的人不一定真的恩愛一樣,小歡手上的虎頭也許並不一定代表他現在是一個怎樣的人,卻極有可能代表著他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記得那次和表哥吃燒烤的時候,我問他,如果將來的女朋友問起你那個“L”是什麼意思,你怎麼回答。表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他說,你怎麼知道我們不能和好呢!我紋身都紋了,就是得和在一起她一輩子!

可是後來,他們並沒有和好。表哥胸口的那個“L”後來隨著女朋友姓名的變化而變化著,改成過“H”,改成過“田”,改成過“申”,現在是一個飛鳥的圖案。如果不細看,真是一點都看不出來,在那個鳥的羽翼下,曾潛藏著怎樣的悲歡。

來源:www.jianshu.com

相關文章

  • 相關關鍵字: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