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有錢人這麼想
  2. 勵志故事
  3. 人生感悟

每個人不同的信仰,有人信仰死亡,而我信仰活著;那你呢?

  • Jeffery

  • 11-21

我可以有無數理由來結束我的生命,但隻有一個理由可以繼續堅持下去,那就是活著,去找到可能性。我的信仰就是——活著,去找到自己想得到的,真,善,與愛,還有夢想。

有人信仰死亡,而我信仰活著 - 文章圖片

一、

晚上玩手機的時候,看到網易新聞里有這麼一條新聞。

有一個月薪1萬五的男孩,自殺了,在天涯論壇直播自己的求死情形,先是買了很多罐啤酒,覺得啤酒過於寡淡,又到樓下的商店換了白酒。

他在論壇里貼了自己在深圳住的職工宿舍,上下鋪,花格子床單,擺了幾件上了年代的家具。有一扇窗兀自開著,就好像整個世界的冷空氣都灌到這個寂悶而逼仄的空間里。

他像開玩笑似的詢問天涯論壇的人,如果我死了,如果我怎般怎般的死了……我想他留了一半的話尾巴,是想說,像他這樣子一個人寄住在陌生城市的打工族,就算不在這個人間了,又有誰會在乎。接著他又試探似的說在他的頭後面有一根皮帶,他把皮帶纏上頭,漸漸勒緊,這種死法貌似更體面些。不知道有沒有人回應。


 

他留了自己的門牌號,人在尋死前,都是矛盾的吧,即想狠心的與世界訣別,又心存僥幸的想考驗是否會有人挽留他,等到論壇版主報警,警察撞壞門闖入房子時,他已經停止了呼吸,上吊在天花板上,腳下踢翻了很多酒瓶。就如同勞累的一天帶來愉快的睡眠一樣,勤勞的生命,在戛然而止的死亡後,也安然的睡著了。生命在這里顯得悲壯有力,他終於把這輩子的事情忘得干干淨淨了。

他的死亡並沒有撼動什麼,倒是直播的舉動成了新聞媒體的一個素材。我繼續瀏覽底下的評論,網易回複里,有人不解,為什麼月薪1萬五還要自殺,我估計那些看新聞的人並沒有真正的讀懂他的心聲,中秋節,他依舊加班,連軸轉後,父母打來電話。話題不理老三樣,要錢,要錢,要錢,他就像造錢的機器一樣,存在的意義就是沒有痛覺沒有抱怨的給家里打錢,打錢,再打錢。

有人在評論里寫自己的故事,投資失敗後的負債、房奴、養妻兒,承擔公婆和父母的花銷。男人都是忍者,感情未到沸點或冰點,他們很少會說自己的喜怒哀樂,有些人算了筆賬,在一線城市,一個年輕人要活下來,照顧好雙方父母和妻兒,送孩子上學,還要租房,還房貸,應付應酬,需要多少花費,才能活的不辛苦,才能有節餘,算到後頭,有很多人都沒心情算下去了,徒留一聲歎息。

二、

時而會收到很多信件。

平均每十封信件里,就會出現一個叫絕望的詞彙,平均每50封信件,就會出現3到5個有自殺傾向的年輕人。

有一天,一個20歲的小男孩問我,姐姐,你說活著的信仰是什麼,為什麼我活得這麼沒方向。有一個18歲的高三女孩問我,姐姐,是不是這是一個利益主宰的世界。就算是親人,他們的愛的付出也是有條件的。就像是卡夫卡的《變形記》里面的蟲子的遭遇,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讓我對未來越發地感到沒有希望與恐懼。 有一個初中生和我說,他有個同學,意外死亡了,大家都去警局鬧,他很冷靜的說,這個時候安慰他的父母比去警局鬧事更有用,畢竟逝者已不在,討個說法什麼的也安慰不了什麼,結果成為同學攻擊的對象,有一個程序員給我寫過一封很長的信,他得了腦瘤,漸漸失明,已經不能對著電腦寫代碼了,可是他的父母自從知道他有疾病後就視他為拖累,他無力的說,真想逃匿到一個陌生的村莊里,然後自殺。

 

太多太多這樣的故事了,哀傷、無助、血淋淋,可因為傷害你的,恰是你最親最近的人,父母,愛人,所以不知怎麼應對,我有時關了電腦,腦子還是木的像被針紮了的疼。

我隻能告訴他們,這個世界沒有這麼的殘酷,善與惡隻在一轉念之間。我可以有無數的理由結束我的生命,但隻有一個理由繼續堅持下去,那就是活著,去找到可能性。

我的信仰就是——活著,去找到自己想得到的,真,善,與愛,還有夢想。

三、

有幾天我精神很糟糕,夜晚思緒聯翩,就去翻一些網站,黑黢的深夜里,我找到了一個網站,里面都是已逝的人的挽聯,各類臉孔的遺像,平靜而彷佛洞穿一切的凝視你,你無處可躲。

各類的死因,車禍、槍擊、火災、疾病……這世界上,我們有2個東西無法選擇,一是出身,二是死亡。

昨天晚上我跟鼴鼠發信,我說我一半不好的回憶,都來自我的家庭。家是一面牆,不論你走到哪里去,這面牆都站在你身後,撐著你,遮著你,也攔著你。

鼴鼠說,其實很多時候,會有很多像噩夢的事情發生,讓我們經曆,我們也會因為這些事而痛苦,這些都很糟糕。但是換個角度,我們至少有生命,有經曆,我們學會愛人,然後得到別人的愛,或許隻有這樣,生活的意義才更充實,我們的另一半可能一生要換好幾次,但是總要選擇好的跟我們互相扶持走完一段或長或短的路。小時候可能是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長大了可能是朋友,然後是丈夫,孩子。可是這些可能伴隨著好的,不好的,給我們新的希望或者失望。

向著陽光走看見的都是溫暖,背著陽光走前面就都是陰影。隻要我們能找到互相依靠的後背就有機會過更好的生活。 其實人一旦長大了,家的概念就隻是個退路,它可以用朋友,自己的家庭代替。

四、

有一天,我跟一個小女孩說,你的媽媽並不夠愛你,她更多是想控製你,想通過你來證明自己。她很傷心。

畢竟每個人都不願相信,自己的父母是不夠愛自己的,不論我們跑到哪里去,有了怎樣的成就和視野,在父母面前,我們都是渴望關懷和撒嬌的小孩子。

我有時說話,很冷淡,和我做人的方式一樣。是因為我深知刀不切到自己身上不會疼,沒有人能完全理解他人的感受,包括把我們從臍帶剪下的父母。人生下來就在流浪,而流浪的路孤苦也備受爭議,但也必須勇猛的走下去。我不喜歡別人安排我的生活,也不喜歡別人控製我的想法,我和很多讀者都說過這麼一句話,假如你不知自己要什麼,就去問自己不要什麼。有人不解,我解釋道,因為人的欲望是無極限的,沒有人能明確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對於不想要什麼,人人都有底線。

當你已經感覺到想自殺這類不好的念頭控製你時,就朝著反方向走,就像挨著懸崖走,已臨絕境了,你必須倒回來走。

我跟那個20歲的男孩說,搖滾、流浪什麼的並不就是高雅的信仰,路邊小販的吆喝一樣溫情的實在。跟那個初中孩子說,安慰活著的人固然重要,說出真話也固然勇敢,但人還是要懂得在大環境里自保,這不是教你喪失主權,而是曲線救國。我問那個程序員,你已經為了你的父母浪費了20多年的生命,當了20多年的造錢機器,難道在後面的日子,就不能為自己做點什麼嗎?對於不夠愛你的人都願意奉獻,為什麼不能為自己奉獻?老天有時很公平,他覺得你怠慢了自己的生命,就會給你一記教訓,教你珍惜。

而那個認為人世間隻有利益的女孩,我隻能告訴她,叢林法則是存在的,要麼人也不會一次次的進化,還成為主宰世界的王,但區分人與獸的,也是豐富的感情。

五、

任人攻擊也好,退守也好,反正人都是要死的,顧不了那麼多了。人隻有一輩子,不論你是笑著死,還是哭著死,是公之於眾的死還是悄悄的死,真正會在意的人,所剩無幾,其中就有你的父母。而那些為你痛苦和魂不守舍的人,也不會難過幾天的,你會變成一幅黑白照,懸掛在牆壁上,然後慢慢褪色,會變成屍骨,被蟲子齧咬,你會變成一個獵奇的新聞素材,最多被人討論兩天後,就會被幸存者奔波忙碌的生活給遺忘。

我們的生命,從來不是為了給誰以痛擊和悔恨,或教訓和證明。而是盡量的安慰自己,如果我明天就這樣走了,至少我今天活得合心意。最悲慘的——莫過於你結束了自己,卻發現你的結束對這個世界一點影響都沒有。世界依舊熱鬧,新聞照樣花哨,而你的傷感,哪怕下生輪回,也未減一分。

所以我要再說一遍。這個世界沒有這麼的殘酷,善與惡隻在一轉念之間。我可以有無數的理由結束我的生命,但隻有一個理由繼續堅持下去,那就是活著,去找到可能性。

我的信仰就是——活著,去找到自己想得到的,真,善,與愛,還有夢想。
如果喜歡的話,請不要忘記分享!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